深度揭秘:沧州蝶贝蕾传销内部洗脑步步环节

作者: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8-14 23:37:29

反传销咨询网讯:最近一位在沧州蝶贝蕾传销组织出来的大学生向反传销咨询网创始人刘李冰老师深度讲述了自己在传销内部的整个经过,以及如何于传销份子周旋最后成功逃出的经历。


因工作被好心朋友设计一步步误入传销圈套

刚开始,我朋友在前期就已经开始和我联系,跟我唠家常,各方面都很正常,然后过了段时间我准备找工作了,就随口问了他一句,结果过了两天他说他联系了他有朋友是干我这一行的,说我们见个面跟人家聊一聊,请人家吃顿饭,这个在我们那边是很正常的事儿,我就没太在意,就去了他所在的城市河北沧州,过去后他说他朋友在工作了,晚点见他,然后去了这不好长时间没见了,他就带我先是吃了顿饭,然后去了商场逛了逛,又去了电玩城逛了逛,也没玩,逛完吃了顿晚饭后又去肯德基坐了会,这到了晚上了,他就说天不早了,去他那儿住吧,他是合租的,我就想现在外面打工的都是合租的,没什么不正常的,我也就去了,去了之后呢就看见有两个男的两个女的在那儿打扑克,我们去了他们特别热情,又是跟我聊这又是跟我聊那的,还让我跟他们一块儿玩扑克,途中一个女的主动问我,给我手机充电去了,过了一会儿我也不知道几点了他们有人给我和我朋友打了洗脚水让我们泡个脚好好睡一觉,洗完脚我问他要手机他们不给,说是在充电的了,跟我说了半天,最后我推门进去睡觉了,一推开门慌了,他们打的地铺,地上还躺的四五个汉子,我心想这不对啊,完了,我朋友害我。当天晚上我一晚都是半睡半醒的状态,我就戴着眼镜一直在脑子里想接下来怎么应对,也在想着怕他们对我做什么,然后半夜我就看见有人从外面进来拍醒地上睡觉的一个人出去了,干嘛去了我也不知道。

彻夜难眠的我不知道如何是好饭菜难吃如猪食

我迷迷糊糊到了五六点钟,我起来要去上厕所,这时外面有个人刚洗完脸进来了,就不让我去厕所,又把我推回了房间,过了一会儿,外面传进来了"过!过!过!"打扑克的声音,然后又有人进来把地上的人叫醒了,最后剩下了我和我朋友还有另外一个人,在那儿睡着,然后他们出去后我把我朋友叫醒了让他起床,这时旁边的那后生跟我说再睡会,再睡会,我说我不睡了,你睡吧,然后那后生也没睡,我知道他就是在监视我了。又待了一会,又进来个人让我们起床。起来之后先是让我洗脸,然后女的把地上的被子凉席收拾好,有个男的拿着抹布在擦地,完了后又带着我跟他们一群人围着一个圈聊天,叽里呱啦的哪儿有心思听他们说啥,没几分钟一声口号"123收,准备开饭!"他们又开始念了句口号,然后就拿着小地板块儿摆好位置,客厅中间摆了5个凳子,从外面拿进来一个大板子,在板子上放了吃的,每天早上吃的是挂面,勺子相反方向摆着,筷子开饭前是朝着自己的,吃完饭是朝着外面的,后来了解到这么摆的意思是"走进来,引出去"说的还挺高大上的。开饭前他们带我玩猜拳"什么鸡呀"赢了公鸡输了母鸡平了小鸡。而且每天都新加一句玩的话,然后他们家的号称"领导"的人来之前他们又叫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领导"坐那儿了,一个人从外面拿着两个碗上面的碗反扣着下面的碗,里面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毕恭毕敬的放到了"领导"面前正中央说了句"辛苦领导"一路上低头弯腰。那"领导"命令着吃饭还是什么的,他们一群人开始了抢钱似的抢着说话,讲故事讲笑话,讲完了总能扯回到当前他们的环境,吃饭我是真不想吃,什么玩意,挂面,我害怕他们在里面参合点什么慢性药品,对我大脑进行一种损坏,但不得已还是吃了,真难吃,想吐,不知道汤里什么味。完了把碗筷摆的整整齐齐的,然后他"领导"问我答应你朋友帮他看个兼职没,睡得怎么样,吃饱没,觉得这儿是什么地方什么的,我这个人比较冷静,遇事不是很慌,但也紧张,我就压着故作镇定的和他对话,完了以后就带我开始玩游戏,聊天,给我分配了两个师傅,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本身就不喜欢集体活动,没办法,附和的和他们玩游戏,幼稚到发恶心的游戏,摇一摇,上下楼,1243,12332112344321啥的,输了表演,然后开始讲课环节,让我坐第一排,他们有个介绍产品的,有个讲课的,有个主持人,说话都贼快,叽里呱啦的,两天下来听不清他们说啥。只知道一点点,一会儿我单独说他们的课程内容。上午讲完后,又开始聊天,前两天都是再说他们当初是怎么来的,我一听这都跟我情况一样啊,谁知道是不是你们根据我的情况来改编的,让我跟他们产生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中午吃的大米,和上午一样的流程,桌子上摆了三个盆,两边有菜,中间是空的。下午又讲了一堂课,换了一个人讲着完全一样的内容,还是没听懂。中间又是聊天,又是玩游戏,我没有手机,不知道几点,他们把所有手机摆放在了茶几上,带我洗了脚,做了俯卧撑,站在一边,他们把"领导"的杯子,烟,一切准备好后寝室里面的头头人物去叫了"领导"过来,然后他问我一些问题,你觉得这儿怎么样,这儿是干嘛的,咋咋咋的,目的就是消除我的担忧。每天都是这样。

颠倒黑白的传销人员 把警察的打击当罪恶

前两天他们问的我问题我都是站在中立的位置回答他们,他们问我警察是好的还是坏的,我就说有好的有坏的,他们和我说他们这里有条子,问我信不信,和我说,正规警察过来也就普查普查人口,像那些辅警,来了就问懂不懂配合,说不懂就两个大嘴巴子,还问有没有新来的有没有想走的,如果不相信他们,条子来了就和他们走了,那这个警车好上不好下,上了警车他们就会让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一接通警察就把电话抢了就会说是谁谁谁的家长么,你儿子掉传销窝里了,我们刚解救出来,需要一笔出勤费,没个三四万,六七万下不来,还会把家里一顿乱翻,翻包,翻柜子,把米面油倒地上,用脏水啥的泼被子上,反正一顿乱搅和,看见钱就拿了,卫生纸,女孩的姨妈巾,充电宝,手机什么的,用的上的,值钱的,能拿的就都拿了,说辅警工资也就一两千,但为啥他们就能买起楼,开好车,都是这么来的,一个家撸几百,干他们这行的,像他们这样的家光他们那里就有几千家,拿合起来也捞不少,不然他们为什么会问有没有新来的有没有想走的,为什么不直接带走那些老人,拔草要除根,直接把他们老的带走就不会存在新人了么,但为什么不那么做了,就是因为新人刚来有钱,他们能捞到钱,还说他们不喜欢拽的,不喜欢比他们帅的,开门开的慢了进来就是一脚,还拿PVC管打他们,背上,还拿着两个一块打,说这叫双管齐下,反正一顿给警察抹黑,而我听到这些心里想的是,你跟我说再多吧谁知道你们口中的那些辅警是不是你们假冒的了。所以他们问我信不信,我就说信,他们说不信也没事,不信你就试试,看看是不是他们说的那样,不过我也就待了4天1夜,没遇到。反正类似这些你觉得这儿怎么样了,你信不信跟条子打交道,等这类问题,反复问我,我只有条子上回答的信,其他都是跟他逗哈哈,不明确说怎么样怎么样。我以前对心理学感兴趣,了解一点点皮毛,从他们跟我聊天过程中我就找他们的漏洞,然后反问他们一些问题,用他们的话堵他们的嘴,试探他们,回想一下我当时挺大胆的,他们那会儿要想对我怎么样的话轻而易举,打也白打,但我那会儿就那么淡定,对什么事都是无所谓,他们就说了,通过跟我聊天,说我这个人吧,属于那种无欲无求的,没什么能让我上心感兴趣。

传销领导每天来测试我  问我对事情看得如何

他们每天都会派一个"领导"过来找我谈话,一开始是挺横的问我对课程的问题,我把我知道跟他们说了,不管说啥,他们就说我是在糊弄,就说我帮朋友过来看这个东西不上心,如果上心了就不会只懂这么点了,然后就很生气,站起来就进寝室去了,地上放着被子,他坐被子上,给我那一排也放着地板快,我坐他对面,跟前还有陪我一块的其他几个"老板"级别的人,就是跟我一块聊天,玩游戏的那些人,有四个,然后他就开始冲我凶,一顿损我,问我这里像啥,然后说我在外面听到的传销,问我对洗脑的理解,在外面听到的洗脑是什么,然后就对我说的这些进行用事实反驳,就说传销,在外面传的是睡地板块,吃大锅饭,打人骂人扣钱扣物,断胳膊断腿,讲课啥的,但他们这儿了,是跟外面传的挺像的,但像就一定是吗?我们打你了吗,骂你了吗,断你胳膊断你腿了吗?扣你钱扣你物吗,是外面传的那样吗,这些来反驳,对于洗脑,洗脑怎么洗,打开脑壳倒点洗衣粉洗吗?外面传的一直说同样的话就能洗了吗?那我从现在开始一直对你说这个地板块是巧克力,让你吃,你就会吃吗?把别人的意识加到你头上就是洗脑吗?那父母从小叫你好好学习,那也是洗脑吗?也没见你好好学习呀,等这些话来反驳,说我就是来帮我朋友一个忙的,帮他考察考察这个项目,好不好,好,好在哪,不好,不好在哪儿,给你朋友个建议,看完了看懂了该干嘛干嘛去,早点看懂早点走,又不是不让你走,看明白了,看懂了就可以走,我们又不是要留你,留下你能干嘛,要是来一个留一个,我们这儿早放不下了,所以说你看懂了就可以走,我们只是想帮你快点看懂也想让你快点懂,只是想让你明明白白的走,别啥都不知道了出去一顿乱说,说你朋友进传销了,给别人乱扣帽子,但是你这么说了,说明你也进去传销了,你的名声也毁了,但我们这儿是传销吗,我们不是传销,就因为外面传的就给我们扣帽子,你这么干你负责任吗?对你朋友负责吗,对你负责吗?

套路玩的挺深  传销祖宗的故事

然后就给我讲课,平时的课是官方内容,文言文似的不好理解,他们现在讲的就是大白话了,其中一个"领导"硬生生从秦朝给我讲到现代,讲到传销,说传销是起源于美国,那会儿美国出现一场经济危机,货品积压卖不出去,然后就有两个哈佛大学生温安诺和狄维士就想出来一个办法,就是几何倍增学+人际口碑+直达送货的方法,运用到了纽芬兰营养品有限责任公司,结果效果很好,积压货品卖出去了,带动了美国经济流通,然后温安诺和狄维士花了500万美元收购了这家公司改名为安利,在美国这种方式就叫传销

传销发展于日本,在日本叫无店铺式贩卖,成熟于台湾,在台湾叫推销,这些地方都运行的挺好,带动了经济,所以都挺富的,这也是台湾搞台独不回归的原因,因为大陆经济不如台湾。然后大陆也引进了,和安利签订了30年合同,但是当时大陆不清楚传销的规章制度,运行流程啥的,就有人联系美国的同学,说传销好不好,然后传回来的就是说好,能赚钱,大陆这就开始发展,引进来第一年从几家发展为200家,合法的有41家,第二年从200又发展为2000家,合法的有37家,因为能赚钱,所以那会儿好的坏的,合法的不合法的都在干,其中因为有黑社会的参与,就把这行做歪了,他们为了赚钱,就不择手段,你有钱问你要,你没有钱就割下一个耳朵,剁下一个指头给你家里邮回去要钱,就这么做歪了,短短一年接到80%举报投诉电话,中国为了稳定,就在98年4月21日一刀切,停止了这种传销,但这时安利不同意了,签了30年合同,违约要交违约金的,但因为这是几何倍增学翻倍上涨的,所以把大半个中国卖了也还不起,最后又签了20年合同,但只允许以店铺的形式存在。至此中国已经没有传销了,但中国必须有一套适合自己国家的直销存在,于是98年5月21日(时间可能记错了)实行了"网络营销",但是第一次引进来被做歪了,第二次就不能再被做歪了,于是就有了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说的"允许存在,限制发展,加强管理,谨慎试点"的十六字方针,杨谦教授和他41名弟子研究出了这堂课,但是中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如果直说,肯定没人敢来,于是把他其中两个弟子关到了一个小黑屋里让他们想办法,第二天两弟子手上一个写着马,一个写着扁,就是骗,杨谦教授也怒了,但是弟子解释了,只有这样网络营销才能发展,于是就开始了骗人来到这个行业,而且必须按照国家规定进行,必须睡地板块,吃大锅饭,存在即合理,这就是为什么条子只问新人,不带老人,外面怎么传,他们怎么做,如果真的是传销,他们也能听到外面怎么传的,他们肯定就换一种方式进行了。但他们没有,反而外面怎么传,他们怎么做,但是像,并不一定是,目的就是为了限制发展,让那些胆小的,不敢了解行业的人禁止进入这个门,有条子来也是为了加强管理,就是为了看那些新来的有没有胆识和魄力,和外面其他行业一样,你在挑工作,工作也在选你,看你适不适合这个行业,这是一次机会,之前的期货,股票,保险,房地产,广告第一批抓住机会的人富了很多的人,但,国家不会就这样不管的,最后就立法了,这些暴利的行业只要一立法就不行了,没那么多钱了,这个行业也是,我们这群人都是90后,90后的能干了传销吗?他们会干啥,我们这一群有志青年都只是还在艰苦创业,在创业阶段,我们现在吃白面条子,睡地板块,大锅饭,艰苦奋斗都是为了以后的富有生活。做事眼光要放长远一点。他们这么做都是因为国家规定,为什么他们不买高低床,为什么他们不吃好的,讲课为什么要用中国地图的背面,都是因为国家规定。

传销地铺一个月赚23.8万现实不现实

然后课上讲的每个月赚23.8万现实吗?不现实是因为思想观念的问题,就想不到,以前想过上天吗?你没想过但是有人想过,人家想过,也做出来了,飞机,上天了吧。下地,以前想过吗?你没想过不代表别人没想过,游艇,下地了吧。所以说达到了一定的条件,他就现实了,23.8万也一样,达到了条件就现实了,条件就是先成为代理商,找400人,为公司创造156万的业绩。成为代理商难吧,但是一口吃不成胖子,代理商也是一步一步慢慢爬上去的,先成为会员,再成为推广员,再成为培训员,再成为代理,再成为代理商,就不难了吧。
156万业绩难吗?但是让你一个人找400人吗?如果你一个人能找到400人,你也够牛逼了,干啥不好,我跟你混,156万是400人共同创造的,一个人出3900,3900能实现吧。
400人难吗?一个人只要找2个人,翻几翻就够400人了,找两个人现实吧?那一个月23.8万现实了吧。那你觉得你成为代理商需要多久?我随便说了个5年,他笑着跟我说,你十年也成不了,我们不要你,你就是帮你朋友过来考察一下这个行业,看懂了给他个建议,好好在哪儿不好不好在哪儿,看懂了你俩该干嘛干嘛去。


他那堂课我没记太清,反正大概就是讲了他们公司在广州,讲了三商法演变过程,
一商法,以柜台的形式卖东西,太被动
二商法,公司形式,公司和员工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就会存在利益冲突,也不太好
三商法,就是网络营销,也是公司性质,但是公司与经销商是合作关系,双方都是独立的个体,没有利益冲突,所以可以发展。
公司是五级三阶制,会员,推广员,培训员,代理,代理商
产品价格是公司定的,他们没有加价减价的权利,赚取的是60%的中间环节费。

故事继续下一个环节,请大家关注第二篇。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首页 | 打传动态 | 传销视频 | 法律法规 | 传销图片 | 咨询专区 | 网络传销 | 公益行动 | 直销新闻 | 微信传销 | 反传销影视 | 赞助专栏 | 南派传销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Powered by 反传销咨询   © 2010-2016 http://www.fcx120.com
晋ICP备16000219号 晋公网安备 1410820200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