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1040传销——优雅大方的行政总监给我洗脑(一)

作者:刘先生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6-22 15:53:45

 2007年3月13日,上午9点50分。


  亮哥、玲玲还有胖子带着我出门,去了解胖子口中的国家项目。

  工业品批发市场一楼的铺子基本上都关着,没有过营业的迹象。中间零零星星有几间用着开了小卖铺,感觉大材小用。大门口有几间铺子是做电动车批发的,看得出来,这个市场还没有兴起,很冷清。

  工业品批发市场对面是当地镇政府所在地,旁边十字路口斜对面是一片居民区,居民区共三排,每一排都一眼望不到边,一眼就能看出是经过规划后统一修建的,统一布局,高矮不一,错落有致。这种房子感觉怪怪的,这种建筑风格是其他地方从来也没有见过的。

  亮哥就领着我们朝居民区的最后一排走去,后来知道这一排房子叫南洋路。有两个细节我一直记忆犹新。当我们走到工业品批发市场的大门口时,亮哥指着对面的办公楼告诉我那是当地的镇政府,后面从镇政府旁边经过的时候,亮哥又指着一个大门口告诉我那是派出所,还说公安局在城里边。

  跟着他们三人,一边闲聊,一边往一个我也陌生的地方去。亮哥时不时会拿出手机看看时间,给人的感觉就是在某一个时间,某一个地点,有人在等我们。

  路上的人并不太多,大多数也跟我们一样三三两两走在一起,边走边聊,有讲普通话的,也有讲四川话的,还有的讲话根本就听不懂。这些人大多衣着朴素,并不追求档次,也不追求时髦,但也干净整洁,并不让人生厌。最奇怪的是男的女的都赤手空拳,很少见到有带包的,这种情况在其他地方肯定是比较少见的,尤其是女士,出门不背包好像不符合女人的生活习惯。

  大概在南洋路中部,亮哥看了一下时间,然后拿着手机朝楼上打了个电话。

  “刘姐,在家吗?”

  ……

  “哦,那我们到你家坐坐啊!四个人。”

  ……

  刚好,有三个人从这栋楼里面走出来,最里面讲着什么听不懂,其中有一个人好像不太高兴,冲着另外一个人嚷嚷着什么。亮哥让走在后面的那个人先不要关门,我们就顺势走了进去。亮哥走在最前面,胖子跟在他后面,我跟在胖子后面,玲玲走最后压阵。

  走到了四楼的一个房间,一个女的站在门口等我们。进门的时候跟我们一一握手,毕恭毕敬,礼数周全。这个被称着刘姐的女人年龄应该跟三姐差不多,体态丰满,优雅大方,举手投足间透着让人窒息的气质,属于那种女强人的类型,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房间的布置同样简单,跟刘姐的气质格格不入。刘姐引我们在一张简陋的可折叠圆桌旁坐下,圆桌的一面靠着墙,桌面上靠墙的位置上放着一个简易的长方形塑料托盘,托盘上放着一个盛满了水的塑料水壶和几只圆形玻璃口杯。托盘的一边靠墙的角上放着一只油性笔、几张白纸和一圈餐巾纸。圆桌旁边摆放着一圈跟胖子家一样的塑料凳子,不多不少,刚好够我们五个人就坐。刘姐走到了靠近纸笔的位置上,他们示意我在刘姐的对面坐下,靠门的位置,亮哥、玲玲和胖子依次在刘姐和我中间围坐着。刘姐给我们一人倒了一杯水,胖子好像很渴似的,拿起水就喝了一大口。刘姐倒好水以后就向我撑出了右手,要跟我握手,我想这礼貌也太多了,刚进门的时候不是已经握过了吗?他们几个赶紧站起来,还好我也算是见过小世面的人,我也赶紧站起来跟这位风韵犹存的大姐握手。宠辱不惊,我要用平生修炼去掩饰内心的惶恐和不安,不至于让人感觉局促,也不至于让人感觉失礼。

  “兄弟,认识一下。我叫刘飞燕,湖北武汉人。”

  刘姐在向我撑出她的右手的同时开口说话了,声音不像玲玲的声音那么悦耳动听,但有很强的穿透性和威慑力。

  “您好,我叫任可,四川人。”

  离开东北以后就很少讲普通话,突然之间开口讲这么几句自己听着都很别扭。

  刘姐紧接着又挨个跟胖子、玲玲和亮哥相互作了介绍。

  看来这架势比我以前所参加过的所有会议和商业谈判都要正式。

  我尽量自然而大方地坐在凳子上,等待着一场好戏的开场。胖子他们几个完全是恭敬有礼,腰板挺得笔直,双手放在膝盖上,让人感觉好像受过什么特殊训练似的。

  “任兄弟,看你年龄肯定比我小,我今年四十三岁了。”

  女人的年龄别人不能问,倒是可以自己往外抖。我倒是不清楚她跟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有老婆孩子的人了,你年龄大小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倒真没看出来,刘姐你一点都不像四十多岁的人。不像我满脸都写着沧桑。有机会挣得跟刘姐你学学是咋个保养的。”

  在外面飘了这些年,拍马屁的功夫还是多少学会了一些。

  “兄弟,你真会说话啊!问一下,来这多长时间了?”

  “昨天晚上到的。”

  “对这个地方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感觉,一切都还很陌生。”

  “这次是从四川过来的?”

  “成都。”

  “在成都那边上班还是做生意啊!”

  ……

  这家伙怎么像是查户口一样,翻来覆去的让人感觉很不协调,很不舒服。我很想打断她的问话,让她直接切入正题,要讲什么就直接跟我讲,用不着这么拐弯抹角的,这样她累我也累。我有些不耐烦,但又碍于面子不好发泄,我看胖子他们时不时在留意观察我的情绪变化,我因此也刻意地掩饰着。对我的不耐烦,刘姐好像有所察觉似的,突然她话锋一转,自嘲式的说到:“任兄弟,说实话,你如果是下个月来广西在这里你就见不到我了。”

  说完这话,她刻意停了下来。我想她肯定以为她说这么具有悬念的话我肯定会问她为什么?我想我就是不上你当,我充耳不闻,闭口不言。其实在陌生人面前我从来都不多嘴,这是我自我保护的原则,我更愿意去倾听。刘姐见我并没有要问她的意思,朝我笑了笑,我也跟她笑了笑,算是回礼,示意她继续往下讲,我在听。

  “我来广西差不多一年时间了,当初是被我老公叫过来的,来这个地方之前在武汉一家公司做行政总监,记得当初刚来的时候我对这个地方感觉相当不好,这个地方太贫穷,太落后了。……”

  这位大姐口若悬河,不厌其烦给我讲她的人生经历,当初怎样在家人的一片反对声中从国有企业辞职?丢掉铁饭碗。怎样孤身一人在外面闯荡?后来又怎样从一名外资企业的普通员工发展成为主管?当上部门经理、行政总监。讲她在这个过程中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累,然后又如何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而矢志不移地奋斗,忍饥挨饿,忍辱负重。

  我就不明白这家伙跟我讲她的这些人生经历干什么?当时我并不想去思考她讲的这些是她真实的人生写照,还是仅仅在给我讲一个杜撰的励志故事。平心而论,结合她的言谈举止,以及她的形象气质我并不怀疑她所讲这些经历的真实性。但给我讲这些有什么用,这些并不是我想听的,我想也并不是她想讲的。人物传记我读得多了,比她这个版本坎坷、曲折的伟人一大把,足够给我人生启发了。同时,就算你来广西之前在什么公司里面做什么人事总监又怎么样?对我有什么说服力吗?我想没有啊!我好歹也是白手起家自己创业一路走过来的,你就算一个高级打工仔我也从来没有放在眼里啊!何况我还比你年轻啊!看着胖子他们好像听得津津有味的,我越想越觉得莫名其妙。

  ……

  后来知道这个过程叫着“拉家常”。目的就在于拉近新人同讲工作这个人之间的距离,尽可能降低新人的一个反差,同时通过这个过程去把握新人的一个情况。当时听的时候虽然感觉烦,但是后来想想其实这个过程的安排是非常有道理的,为了平和新人的情绪确实是有相当效果的,如果你上来就单刀直入,那新人的反差是相当大的,这其实是运用了心理学上的知识。
 
 
反传销咨询网是由一批专业的反传销人士和广大志愿者组成,是一家专业的反传销门户网站,可协助家属进行实地解救劝说传销痴迷者,并可对传销痴迷者进行反洗脑心理疏导以及寻人追款法律援助等工作。

反传销咨询网:www.fcx120.com      办公室座机:0357-5885410

专家热线:刘老师:15175364110   樊老师:15835971640   彦老师:13699213567

咨询QQ群:群(1)63682820  群(2)492703299                  刘老师QQ:378659197【24小时咨询】

本网站提示:

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 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取得利益。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首页 | 打传动态 | 传销视频 | 法律法规 | 传销图片 | 咨询专区 | 网络传销 | 公益行动 | 直销新闻 | 微信传销 | 反传销影视 | 赞助专栏 | 南派传销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Powered by 生活快车网  © 2010-2016 http://www.fcx120.com
晋ICP备16000219号 晋公网安备 1410820200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