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1040传销——我清醒地知道我掉进了传销窝

作者:刘先生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6-22 16:21:13

 这是一个谈“传”色变的时代,这些年传销一直被社会公认为经济邪教,在一项有关职业满意度的社会调查中,传销的排名低于*,榜上倒数第一。绝大多数老百姓其实并没有接触过传销,甚至连直销也没有接触过,但这并不影响传销在老百姓心目中形象——一个根深蒂固的坏东西。只要一提到传销,大家就会自然不自然地联系到这么几个方面:


  1、传销要卖东西,产品层层加价,并且是强买强卖;

  2、传销就是一个无底洞,要不断往里面投钱;

  3、传销骗人,而且是骗亲人、骗朋友;

  4、传销涉及到绑架、敲诈、控制人身自由,甚至跳楼自杀;

  在到广西之前,我也从来没有从事过传销活动,跟所有人一样对传销也只有一个粗略的认识。印象当中,在当年传销风靡全中国的时候,身边一些同学的父母做过“爽安康”摇摆机,那个时候正是一个传销疯狂的时代,做传销是一件光明正大的事情,并不违法,我记得一些朋友的父母都是赚过不少钱,这其中就包括胖子的父母。后来一夜之间传销就成了过街老鼠,突然之间被国家取缔,成了非法的事物。后来从来也就没有哪个传销像以前那样明目张胆,招摇过市,好像一夜之间就销声匿迹了。在报纸、网络上偶尔能看到一些有关传销害人害己的个案,偶尔也能看到哪个地方又破获了传销组织,等等,对于这些有关传销的报道从来也没有过多关注过,总觉得那是一个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东西。

  接受了一个陌生女人对我进行长达1个多小时的“洗脑”以后,说实在话,我除了愤怒和不安意外我对她讲那些东西没有任何感觉。

  除了胖子有些寡言,稍微有些木纳以外,亮哥和玲玲好像没有任何变化似的,照旧有说有笑,依旧那么自信,那么自然。下了楼,我赶紧给亮哥和胖子打了支烟,“赶紧点上吧!看你们憋了这么长时间,憋得是相当难受吧!”

  对胖子,我始终是相信的,这么多年在一起长大的兄弟,他来广西这么短的时间就是变他也不可能变得太离谱,同时我相信,胖子他不可能也没有那个胆量对我做出什么绑架敲诈的事情,他家大门朝哪个方向开我和我家里人都是一清二楚的。但其他人我都是刚接触,谈不上任何了解,所以我的言行举止更加小心翼翼。

  我没有表现出极端和冲动的情绪,用豁出去的心态维护着胖子和我最后的尊严,毕竟,我们都是爱面子的人。一路上还是像走出去的时候一样,有说有笑,我看不出他们的变化,他们也看不出我的变化,他们在尽可能地表现得自然,那我也要尽可能得表现得自然,其实在踏上这块土地的时候我跟他们就产生了心理博弈。

  在楼下的时候我走到了最前面,我拿出了昨晚上三姐给我的钥匙去开门,钥匙是没有问题的,因为门被我打开了。上到二楼的时候,也没有感觉出有什么异样的变化,三姐正在切菜,屋里面也没有多出几个彪形大汉,还是这几个人。三姐一边切菜一边对我说道:“二哥,回来了,你们先休息一下,那边茶已经泡好了,一份就吃饭。”,这是一个温柔而体贴的女人,就是不知道平时对我们亮哥是不是也这样好,如果也这样,那亮哥就是一个让人羡慕的男人。玲玲赶紧招呼我们去喝茶,这么长时间没有喝水,实在是口渴,胖子家里的茶水还是敢喝的,大家喝一样的茶水,吃同样的饭,从昨晚上喝到今天自己也没有感到有什么异样,同时我想胖子也不至于丧尽天良,在家里的茶水里面给我放点什么药。

  中餐跟昨晚的晚餐没有太大区别,除了手艺依然让人称道意外,内容依然简单,同待客之道格格不入,一个标志性的雷同就是依然没有猪肉,让我很失望,毫无食欲。中午我提议喝酒,但被他们找理由回绝了。我们没有讲太多关于“连锁销售”的话,对于“连锁销售”我没有任何热情,也不愿意提起,我不问他们也不提,就这样相安无事地维持这虚伪的平衡。但是他们还是跟我强调了“连锁销售”是一个新生事物,是国家投放在广西的一个保密项目,每个人都需要一个时间去了解,告诉我不要轻易下结论,把它了解清楚了以后再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同时一再强调先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我明白他们的意思,后来知道这个在传销行业里面叫“市场保护”。

  吃过午饭,我提出要休息一下,昨晚上没睡好,今天上午又接受这么高强度的“洗脑”,感觉精神恍惚,浑身无力。我一个人独自上了三楼,先在床上趴了一份,大概是因为想的问题太多了,怎么也睡不着。我看他们没有谁有跟着我的意思,我又爬起来在三楼到处看了看,熟悉一下地形,知己知彼嘛!上楼就是最高楼层了,上面的楼顶可以上去,到楼顶的门也是开着的,我就点了支烟想到楼顶上去透透气。上到楼顶的时候我很吃惊,我发现我昨晚上换下衣服全部凉在上面,是上午刚洗过的,衣服下面滴下的水渍依然清晰可见。毫无疑问,衣服是三姐上午洗的,可笑的是*和袜子都帮我洗了,说心里话,这么多年了,除了我妈和我老婆给我洗过*和袜子意外,还没有第三个女人给我洗过,按常理我应该感激得痛哭流涕,但是现在他们的这种举动反而让我感觉忍俊不禁,我想你们这些家伙为了让我加入你们的组织是煞费苦心啊!可惜我不领你们这份情。我甚至想你们是不是晚上还要安排玲玲陪我睡觉啊!如果有这样的艳遇我是接受还是不接受呢?

  抽完烟,在楼顶上吹吹风,自己反而冷静了许多。再回到三楼躺下,本来想等胖子上来休息的时候单独跟他好好聊聊,劝诫他迷途知返,但他却一直没有上来,而我很快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又是胖子叫我起床,我一看还不到下午三点嘛!

  拗不过胖子他们的盛情,我接受了第二次洗脑。
 
 
反传销咨询网是由一批专业的反传销人士和广大志愿者组成,是一家专业的反传销门户网站,可协助家属进行实地解救劝说传销痴迷者,并可对传销痴迷者进行反洗脑心理疏导以及寻人追款法律援助等工作。

反传销咨询网:www.fcx120.com      办公室座机:0357-5885410

专家热线:刘老师:15175364110   樊老师:15835971640   彦老师:13699213567

咨询QQ群:群(1)63682820  群(2)492703299                  刘老师QQ:378659197【24小时咨询】

本网站提示:

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 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取得利益。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首页 | 打传动态 | 传销视频 | 法律法规 | 传销图片 | 咨询专区 | 网络传销 | 公益行动 | 直销新闻 | 微信传销 | 反传销影视 | 赞助专栏 | 南派传销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Powered by 生活快车网  © 2010-2016 http://www.fcx120.com
晋ICP备16000219号 晋公网安备 1410820200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