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1040传销——年就这样过完了,遭遇比我想象的更凄惨!

作者:刘先生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6-27 16:51:39

 胖子也上老总了,走之前天天拉着我喝酒,心中好像有很多怨气与不满需要发泄。


  作为准老总,我很严肃地地问了他一个大家经常会讨论到的问题,“假如让你重新选择一次,你还会不会选择这个行业?”胖子听了以后毫不犹豫就回答了我,答案跟以前一样,只是态度更坚定,“二哥,打死我也不会做了,失去的太多了。”他又反过来拿这个问题同样严肃地问我,我回答到,“胖子,如果还是你叫我的话我还会做,如果其他人叫我我他妈打死也不会做了。”我这话把在场喝酒的几个朋友弄得哈哈大笑。然后我们拿着这个问题问其他几个人,大家的回答基本上异口同声,没有一个人再想从事这个行业了,看得出大家都很忧伤。

  胖子走了,在去南宁的路上给我打了个电话,上去以后也跟我打过电话,说的都是一些套话,听得出来他表现出来的激情都是在跟我演戏,好像老总当的也并不理想,尤其是很多敏感问题都避而不答,或者遮遮掩掩。后来没过几天就回成都去了。

  他还跟我保持联系,这一点还是让我欣慰的,至少我随时都能够联系到他。

  上线离开了,最好的朋友离开了,最亲密的战友离开了,最攸关的事业伙伴离开了,我心里感觉有些空荡荡的,一种说不清的失落感折磨着我。

  又快过年了,行业里面看不出节日的喜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衷,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无赖。家里的电话越来越频繁,在广西呆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成功,家里人的各种担心又开始一天天加剧了,当初跟他们承诺的时间早就已经过了,我还是没有挣到钱,我依然没有成功。这次从父母,到兄弟姐妹,再到老婆孩子都下达了死命令,今年过年必须回家,不能没赚到钱连家都不要了。我心里很难过,按道理早就应该回家了,但是来到广西以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为了成功我是坚韧的。我想回家,我想家里的每一个人,但是我现在跟一无所有一样,我又怕回家,因为就这样回去是一件没有面子的事情,以前就经常畅想成功了能风风光光地回去,要像汉高祖那样骑着高头大马,唱着《大风歌》荣归故里,在亲朋好友面前显摆一下,让他们明白我是没有错的,我想用这种方式去重新赢得自尊。都快两年了,我并没有实现自己的理想,我内心充满了矛盾。

  我想回家,但我却害怕回家。这种复杂的感情只有在这个行业里的人才能够真正体会,其实大多数人都跟我的处境一样。这段时间朋友坐在一起聊得最多的就是这件事情,共同感叹“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苦楚。

  按照以前回家的排场,每年过年回去一趟花费都在1万元以上。现在我哪里去找1万块钱啊!我身上的钱都是东拼西凑的,用最节俭的方式维持着正常生活和伞下发展,没有多余的钱,连在外面去“违规”都只有厚着脸皮跟着别人,自己没有多余的钱去请客买单。

  已经有些人提前回家了,行业里人心涣散,一个一个无精打采,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几个管理者商量召开了一次“老业务员会议”,在体系开展了一次整风运动,但效果并不明显。我们又在“经理会议”上作出了要求,规定大家,见面时不允许打听别人过年回不回家。这些规定都没有什么实质性效果,大家照常谈论回家的事情,只是谈论的声音没有以前大了而已。

  家里逼得越来越紧,经过了长时间的心里挣扎,我也下定了过年回家的决心。我在行业里到处借钱,但能借的都已经没有多少钱了。最后只有找到了胖子,他倒很大方,二话不说就给我转了3000,其实我想找他拿1万。

  已经是腊月28了,飞机在成都降落的时候我很激动,我太想念这座城市了。

  老婆带着女儿开车到机场来接我,这一分别就快两年了,抱起女儿的时候我真想大哭一场。心情有些激动,还有些恐慌。家里的一切都没有变,跟走的时候一样。 

  稍微休息了一下我就打电话给胖子,我迫切想见到他,我想从他那里知道些什么,这种愿望非常强烈。

  但是我失望了,胖子并不像想象中的老总,一着打扮、言谈举止都跟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在我的印象中至少他应该像个暴发户。我问了胖子一些敏感的问题,这些问题以前也经常在一起谈论和猜测,但是他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一个级别知道一个级别的事”,他用这句我听了已经快两年时间的套话来搪塞我。他让我感觉很陌生,我突然之间感觉我面前的这位兄弟变了,在他当上老总的这么一个月时间里他就变了,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无话不谈、直来直去的兄弟了。在进入行业快两年的时间里,我第一次深刻体会这个行业的可怕。我冥冥之中感觉到这个行业还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这个秘密让人一上老总以后就变了,变得不敢仗义执言,变得小心翼翼。难怪每个人上老总以后就从大家的视线中消失了,不愿意再跟大家保持联系,我想他们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

  从胖子的表现上看这个行业肯定不是说的那么好,上了老总也不是就财源广进了,既然大家都不愿意把这个秘密说出来那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只有这样解释才合乎逻辑。我感觉到有些恐慌,感觉到自己掉进了山洞里,山洞深不可测,总是不能触底,悬在半空中上不能上,下又不能下。

  本来以为会越来越清晰,但是到现在才发现是越来越迷茫。

  老婆把回老家需要带的东西都买好了,我又让她带上了充足的钱,这次回家怎么都不能太寒碜了,太寒酸就让别人看不起。我开着车,带着老婆孩子,赶回老家过年。

  一路上想着自己这两年时间的所作所为,想着这两年时间给家里的造成的负面影响,同时想着对行业的迷茫。我感觉诚惶诚恐,像一首歌里面唱的“越靠近故乡心里越凄凉……”。

  这个年很不好过,虽然我把给家里所有人的红包都增加了一倍,依然没有找回我想要的面子,还是没有逃脱一些人对我的冷漠和不屑一顾,还有人甚至在背后对我说长道短、指指点点,这些话传到父母那里让他们很难过。人言可畏,我知道父母这两年为了我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所有敢开口跟我说话的人都劝我不要再过去,还是在成都找个踏踏实实的生意做,哪怕是赚点小钱,也能够安安稳稳过日子,父母年龄大了,不要再让他们担惊受怕。我不知道该跟他们说些什么,很多本来想好了的话都说不出口,只有默默地接受着他们的批评和劝诫。亲人都很真诚地劝我不能一错再错了,年轻人,错了就错了,大家都不会怪我,不要自己明知道错了还死要面子,要把目光看得长远一点,……

  类似这样的批评教育和热心关怀天天都在进行着,我很少说话,大家都说我变了,让我赶紧跳出来,不能再干了,不然后面会被折磨得更不像个人样。在大家眼里,我变了,连我老爸老妈还有我老婆都这样说我,我变得沉默寡言、忧心忡忡,与以前简直有点判若两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见到大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去广西之前我可不是这样的,出了名的喜欢谈天说地、滔滔不绝,而且在广西也不是这个样子啊!在广西我不是讲师吗?我一天要讲好多个小时,而且在方圆几公里我的名号都是响当当的。怎么回到家里见到亲朋好友反而就沉默寡言了。我打电话给行业里面几个也回家过年的朋友,我把我的遭遇告诉他们,他们说情况跟我是一样的,他们自己也在奇怪怎么回家就不想开口讲话了。

  我们大概是有病的,有心理疾病,我并不避讳这一点,我们需要时间走出这个心理阴影。

  我基本上都不主动找大家,除非大家主动找到我,他们说什么我都默默听着,记在心里。开始两天感觉有些不舒服,感觉很憋屈,以前大家对我俯首帖耳的,怎么现在都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了,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

  这个年我更多是跟我女儿在一起,跟小孩子在一起就轻松多了,她不会因为我做传销而批评和责备我。

  从老家走之前,全家人在一起召开了家庭会议,老妈在会上哭得稀里哗啦,在她老人家的带动下在场的所有女人都哭了,包括我妹妹,大嫂,还有我老婆。这次家庭会议其实就是一个批判和劝诫大会,后面我据理力争,向他们争取了3个月时间。我还是要去广西,不管能不能成功我3个月内肯定回成都。最后大家看我态度坚决也没有办法,只有跟我妥协,答应了我的要求。

  年就这样过完了,遭遇比我想象的更凄惨!
 
反传销咨询网是由一批专业的反传销人士和广大志愿者组成,是一家专业的反传销门户网站,可协助家属进行实地解救劝说传销痴迷者,并可对传销痴迷者进行反洗脑心理疏导以及寻人追款法律援助等工作。

反传销咨询网:www.fcx120.com      办公室座机:0357-5885410

专家热线:刘老师:15175364110   樊老师:15835971640   彦老师:13699213567

咨询QQ群:群(1)63682820  群(2)492703299                  刘老师QQ:378659197【24小时咨询】

本网站提示:

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 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取得利益。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首页 | 打传动态 | 传销视频 | 法律法规 | 传销图片 | 咨询专区 | 网络传销 | 公益行动 | 直销新闻 | 微信传销 | 反传销影视 | 赞助专栏 | 南派传销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Powered by 生活快车网  © 2010-2016 http://www.fcx120.com
晋ICP备16000219号 晋公网安备 14108202000006号